森田应用篇——三、“接纳”的真谛及误区

专家文章,云天资讯 2018-06-19 437

三、“接纳”的真谛及误区

        对于学习森田疗法的人来说,“接纳”这个词是再熟悉不过的了,很多老师和痊 愈者朋友都在不断的谈及,因为接纳对于症状的走出确实是非常重要的环节。因此, 老师将在本文和大家谈谈,到底什么是真正的接纳?

       接纳,如果从字面上来分析的话,是指“迎接”和“容纳”的意思。接纳,其实也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描述顺应自然,也就是说接纳其实就是顺应自然的生活的意思。

       如果从具体操作的层面来解读接纳,则是说我们要允许和包容此刻已经出现的念头,情绪和躯体等各种感受的存在,愿意去经历它们,不在意它们的去留,只关注自己当下要做的事情。

       接纳的理论其实并不复杂,但是很多人在实践的过程中,都会犯一些常见的错误。

误区一:接纳了痛苦就会消失

       经常都有人问我,“老师,为什么接纳了,还是那么痛苦呢?是不是哪里搞错了?”这个时候我都会反问,“接纳的含义不正是允许痛苦的存在吗?为什么要让痛苦消失呢?”

       首先,你确定自己到底是真的接纳了,还是想当然得认为自己接纳了,要分清这两者之间的界限。如果你对自己出现的念头、情绪和躯体上的痛苦等症状并不十分在意,那你就是真的接纳了。就算一开始不能平静的接纳,那也没有关系,因为在这个阶段,要平静下来是几乎不可能的。所以,我们要求的是你继续正常的生活和工作, 而不是把过多的注意力集中放在这些症状上。

       神经症是非常痛苦的一种心理问题,在我们的内心深处,总是期望着痛苦能够早日的消失或结束,所以我们会本能的对痛苦会产生一种排斥的心理,因此在改变的过程中,即便我们懂得了接纳的含义,但是也会因为痛苦的持续,走着走着就偏了,又把接纳当成了一种能够消除痛苦的方法了。

       所以这一点是我们所有人都应该注意的一个地方,也正因为如此,我们在谈接纳的时候,会用“允许”这个词来补充理解接纳的含义。因为从字面的角度来说“允许” 比“接纳”更为准确。

       允许,只是允许痛苦的存在,而不是为了消除痛苦。强迫症正是因为消灭痛苦而形成的精神交互作用,所以允许念头、恐惧情绪、躯体症状等的存在,不再对抗和解决他们,才是真正的接纳的含义。

 

误区二:接纳代表要喜欢

       很多人会把接纳当成对事物的评价和看法,会错误的认为接纳代表要喜欢或者想要,于是会浪费很多的时间和精力在如何去喜欢自己的症状上。千方百计的去喜欢自己憎恶的东西,这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误区。

       事实上,接纳仅仅是允许某种事物或者现象的发生,而不是要去喜欢那个事物或现象。比方说,单位有一个你不喜欢的同事,你不需要努力的去喜欢他,但是这样的情况下,你仍然能够继续工作,你接纳的是单位有个自己不喜欢的同事存在而已。如果你住在菜市场附近,早市开始就会有各种各样的声音,你不喜欢这些声音,但是可以允许这些声音的出现,能够继续在这样的环境下做自己的事情。这些就是接纳,而不是要求你要去喜欢。

 

误区三:接纳一切,包括回避和强迫行为

       在咨询中,会发现有部分朋友有这样的误区,既然说要接纳,那就什么事情都放任自流,任其发展,最后症状反倒越来越严重。这里需要注意的一点是,什么是需要接纳的,什么是不能接纳的。

       例如,有洁癖强迫的朋友,害怕脏,害怕公众场所,于是就说接纳自己的清洗行为,只要一觉得脏,就反复清洗,浪费大量时间,又或者是干脆回避公众场合把自己封闭在家。有社交恐惧的朋友,害怕与人接触和交往,于是就说接纳自己一个人状态, 不再与人交往。这是另一个误区,这些不是接纳,这是放弃和逃避。真正的接纳,不是让你放任自流或者与世隔绝,是指我们允许出现害怕担心的念头,愿意去经历这些焦虑的体验,同时努力的生活和工作。

       因此,我们说的接纳,针对的是出现的念头、情绪以及躯体感受等,而不是反复的分析思考、回避、和强迫行为,后者是需要坚决控制的。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需要在这里强调,真正的接纳是伴随行动和实践的过程,这也是更积极和主动的的一种方式,如果说对于痛苦本身,我们的接受有点无奈,有点被动,但是对于生活,我们可以更积极,是我们意志力可以选择和支配的。

       接纳,不是在脑袋里拼命的想和努力,而是通过行动和实践慢慢做到的。接纳本身是摸不到碰不到的一种心态,但是它可以通过一种外显的形式表现出来,那就是行动和实践。随着行动和实践的进行,对痛苦的精神交互也在慢慢淡化,这就是接纳的过程。可以说,接纳的过程,就是行动的过程,有接纳,就有行动,有行动,就有接纳, 二者缺一不可。

 

结语

       其实,接纳是很简单的,不需要煞费苦心去想怎么接纳,也不需要刻意的修饰和美化,而是允许现象本身自然的存在即可。我们在接纳痛苦的时候,并不需要去预设痛苦消失的时间,只是单纯的允许即可,这就已经很到位了,其它交给自然就好。允许本身就已经是改变了,所以森田疗法里面说带着痛苦继续生活,而不是说消灭痛苦继续生活。

       允许痛苦,适应痛苦,坚持生活,痛苦才会自然的归转,走完它的路,最终我们也会获得自己想要的自由。

 

附:海灵格的诗《我允许》。

 

       我允许任何事情的发生 我允许,事情是如此的开始如此的发展,如此的结局

       因为我知道,

       所有的事情,都是因缘和合而来一切的发生,都是必然

       若我觉得应该是另外一种可能伤害的,只是自己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允许

 

       我允许别人如他所是

       我允许,他会有这样的所思所想如此的评判我,如此的对待我 因为我知道

       他本来就是这个样子在他那里,他是对的

       若我觉得他应该是另外一种样子伤害的,只是自己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允许

 

       我允许我有了这样的念头 我允许,每一个念头的出现任它存在,任它消失

       因为我知道

       念头本身本无意义,与我无关它该来会来,该走会走

       若我觉得不应该出现这样的念头伤害的,只是自己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允许

       我允许我升起了这样的情绪我允许,每一种情绪的发生

 

       任其发展,任其穿过因为我知道

       情绪只是身体上的觉受本无好坏

       越是抗拒,越是强烈

       若我觉得不应该出现这样的情绪伤害的,只是自己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允许

 

       我允许我就是这个样子 我允许,我就是这样的表现

       我表现如何,就任我表现如何因为我知道

       外在是什么样子,只是自我的积淀而已真正的我,智慧具足

       若我觉得应该是另外一个样子伤害的,只是自己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允许

 

       我知道

       我是为了生命在当下的体验而来在每一个当下时刻

       我唯一要做的,就是

 

       全然地允许

       全然地经历

       全然地享受

       看,只是看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云天心灵成长家园,或者微信小程序搜索:云天家园,开始您的学习之旅吧!


云天家园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电话:13883828918 微信同步

QQ:344079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