痊愈者体会分享——我对强迫症的几点体会

云天资讯,治愈案例 2017-12-21 448

        本人强迫思维二十多年,不断泛化,以至强迫思维的症状以各种形式在脑海中出现,不断的折磨自己,甚至症状不需任何现实背景、随时随地的出现,造成工作、生活上的无尽苦恼,最严重时绝望、痛不欲生。期间学过心理学,涉猎过佛洛依德、荣格等的大作,也自己针对症状而想过所有办法,然并卵;之后因缘巧合,找到邓云天老师咨询,较为系统的学习森田疗法,慢慢走上“顺其自然、为所当为”之路,也即做当下的路,当下既痊愈。总结自己的过去走的弯路、邓老师的引导和自身体验,零散写几点心得,不一定全对,也不一定适合所有强迫症患者,惟愿对与我类似症状的迫友有所启发。

        一、  顺其自然,为所当为,做在当下,活在当下,这些无论是森田、还是邓云天老师,都强调了无数遍的大的原则、大的方向,我们还是要尽可能的去朝这个方向走,尤其是初学森田的患者。但走着走着,不少患者中途会走偏,把顺其自然、森田疗法当成了一个主动对付强迫症的方法,换了一种形式和症状对抗,最终这种方法折磨到自己无法继续“为所当为”,然后换用别的“方法”,几轮方法过来后,又可能回到“为所当为”,然后又痛苦到无法继续,如此循环反复………..。相信很多强迫症患者都有过类似经历,甚至这个过程是必经的。

        我在咨询阶段的前期和中期,就反复的把森田拿起又放下,然后反复的想,我该用什么样的力度和频率去实践森田呢,我过分集中注意力到当下该做的事,则症状魔高一丈,越来越冲突,越来越累不可持续,变相的变成一种强迫;如不用注意力,则思维散漫,又偏离到症状上去了,还是强迫。如此反复,后来在邓老师的启发下,我体悟到做当下就是做当下,不必去想着以什么力度、什么频率去做当下,在做当下的前面,再多加一个字都是多余,应该把它内化为自己的信念、价值观、态度,而非对付症状的具体方法。

        二、 当森田、顺其自然、为所当为,这些原则,深入自己的内心、成为自己价值观的基石后,其实我们对症状,就什么都不必做了,什么都不必想了,连森田都不必主动去想了,因为当强迫来时,我感到不安、恐怖、焦虑、甚至排斥,这些不好的情绪和体验,会激发我们精密而复杂的人类大脑去自动调节、化解我的强迫症状,正是因为大脑的自我调节机制,才在我过去二十年,哪怕在我紧紧抓住症状不放的情况下,也没有将那些可怕的、不好的、对立的念头付诸实践,一次都没有。我们不必主动显意识的去解决症状,尽量相信大脑潜意识里的自我调节能力。因为我们有了顺其自然、为所当为的价值观,当症状让我们痛苦、排斥、不安时,大脑上百亿脑细胞中的一部分开始在这种价值观的引领下,发生奇妙的物理、生理反应,化解症状(是开始化解、而不是立刻消失),至于为什么人的大脑能自动调节,那是最顶级科学家都还没研究透的事,我们就不必为这个问题又陷入穷思竭虑去了,反正是我自己实践体会到的,也不是什么理论,我感觉这就像运动的时候心跳呼吸会加速一样,是人类上亿年的进化史中形成的。正是因为大脑能自动化解症状,所以我们不必主动解决症状,而要去做当下的;也正是因为大脑有自我调节功能,所以当我怀着做当下的信念时,就已经在做当下了,而非时刻“强迫“自己去做当下。这可能与邓老所讲的”当下即痊愈“有异曲同工之处。

        三、一切想法、念头、意识皆自然,但人有自己的价值观、信念、标准,所以顺其自然,不是任其自然。人的念头和价值观之间相互影响、相互依存又互相制约平衡,才是真自然,强迫症患者的发病往往起于过分执着于自己的信念和行为标准,而拼命打压那些自然或者突然的念头,一味打破这种平衡;而到了症状完全形成、接受森田疗法治疗时,又容易往另一个极端走,任其强迫思维和行为泛滥,还是继续在症状里打转,这也是打破平衡。我的体会是,不必主动参与症状、不必主动解决症状,怀着为所当为的信念,去做当下的,让信念引领自然,让自然回归信念,潜移默化,知行合一。

        四、最后引用两句看似对立实则统一的禅语与迫友共勉:

               身是菩提树,心似明镜台,时时勤拂拭,莫使惹尘埃。

               菩提本无树, 明镜亦非台,  本来无一物,  何处惹尘埃。

 


云天家园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电话:13883828918 微信同步

QQ:344079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