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老师痊愈实录

云天资讯,治愈案例 2017-12-25 650

 

                                                         作者:若水

        各位同学们,朋友们,大家下午好!首先呢,要感谢我们的邓老师,能够每天抽出大量的时间跟精力,来组建我们的“云天家园”。“云天家园”旨在把我们广大的咨询师、痊愈者、还有我们的神经症朋友们聚集在一起,大家相互帮助,相互学习,共同进步。家园成立已经有三个多月的时间了,我看到了我们的付出,看到了我们的进步,尤其是我们群里大多数朋友已经在痊愈的路上了,甚至是已经痊愈了,这让我很振奋,让我看到了大家的未来,也让我看到了“云天家园”的未来。

        本月开启了痊愈模式,我们的多啦师姐还有龙师兄都给大家分享了很多有益的东西。那么这个星期呢,我来给大家分享下我的痊愈的整个过程,命个名字吧,就叫《痊愈实录》。希望我把自己的改变的过程如实地讲出来,能够给大家带来一些帮助和启发。

        首先跟大家说说我是如何患上强迫症的吧。

        其实很多咨询师包括专家,会把强迫症的原因做出如下的解释:强迫症是先天的过敏因素,加上后天生活环境综合作用的结果。这个解释我是认同的。所以我就从这个角度来开始自己的叙述。

        我从小也是胆小、内向、敏感的人。小时候看到马路上的行人,都害怕的不得了。天黑后,一个人从来不敢去上厕所。一岁半的时候,大概是,我因为一次意外,自己的一只眼睛受了伤,家里人也是百般治疗,结果也没有取得很好的效果。所以这个眼睛的视力这块一直都不大好。因为本身的天性是内向敏感的,加上这次不幸的遭遇,自己也就越来越敏感,内心,多疑,也自卑起来了。这些早期的人生经历,性格上面的缺陷,就为自己后来陷入强迫症的泥潭埋下了伏笔。

        时光流转,很快到了初中。上初中后,自己因为学习努力,很快由一个中等生,变成一个优秀生。现在回想起来,大概是因为自己的视力自卑,所以拼命学习,来弥补自己的不足吧。

        但是一次意外,改变了很多东西。我有个表哥,患上了躁狂症,有次发作,杀死了一个人,从那以后,我每天晚上做恶梦,整天脑袋里面昏昏沉沉的,上课也注意力集中不了,焦虑抑郁不安,渐渐都出来了。那个时候还小,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也不敢跟大人们说说自己的烦恼。怎么办,没法子啊,一个人扛吧。可是最初的内心矛盾没有解决啊,自己一直排斥这些东西。加上各种各样的症状,自己的学习成绩也是越来越不好,就这么排斥,加重,加重,再排斥。不断恶化,不断陷入了强迫思维的深渊。

        我是从04年开始出现症状的,到了06年的时候,在我们当地读高一,因为自己的症状越来越多越来越重,泛化的也很厉害。从最开始的怕自己也跟表哥一样杀人,到看到警车恐惧,再到看到刀子,尖锐的东西恐惧,看到了路上的精神病人,又对人产生了恐惧,对疾病的恐惧,再到站在高出怕自己跳楼自杀的恐惧,比比皆是,痛苦不堪。终于,到07年夏天,彻底爆发,总的爆发。我无奈,寻求帮助,但是周围人都是不理解,他们也没有很好的办法。后来在亲戚的解释下,到本地的一家医院,去治疗。当时诊断的是强迫症,要服药。从07年夏天开始,到13年夏天,6年的时间,吃了无数的抗抑郁,抗焦虑的药物。还有用中药调节,中西医结合的办法。在服药的过程中间,症状基本稳定,没有继续的恶化,但是服药的副作用比较多。好了,关于吃药这块我也不更多的叙述了吧,总之,从我现在的角度来看,药物这块的话。

        第一,服药可以减少我们的痛苦,可以缓解症状,不至于继续恶化,药物基本上可以做到这点。

        第二,服药有副作用,会有精神上和躯体上的副作用。但是随着自己的停药,会逐渐逐渐地消失。

        第三,强迫症这类神经症的治疗,总的方向还是要以心理治疗为主,药物为辅助的。单单以服药为方法,是解决不了根本问题的,我的六年服药经历就是最好的佐证。不过我也并非不建议服药,因为有的时候,症状太强大的时候,服药可以缓解症状,另外还可以更好的配合心理治疗的顺利进行的。

        第四,为什么强迫症这类神经症要以心理治疗为根本的方法呢?原因很简单,我们的症状是因为自己的内心冲突所导致的,这个是症状存在的根本点,而这个内心冲突是属于我们精神层面的东西,跟肉体(身体)的关系就不大了,服药如何能够改变精神层面根深蒂固的东西呢?不可能的。所以我们总的方向还是要以心理治疗为主的。好了,关于这点我也暂时不多说了吧,未来会有专门论述物理治疗的文章的。

        时光继续流淌,慢慢到了13年夏天。那个时候是大二吧。因为吃了很多年的药,不甘心自己一直吃下去,有的时候会在半夜醒来,天啊,我才23岁,难道要吃一辈子的药嘛,这么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一定还有其他的方法。我在尝试着,我加了一个QQ群,强迫症群,里面关于强迫症也是各有各自的观点,我接触了一个走出来的。他告诉我说,吃药好不了,心理治疗才是根本。我反复思考了三个月,终于下定决心做心理咨询。找谁呢?最开始认识的邓老师,简单接触后,邓老给了我一些回复。但是因为一些原因,我选择了另外一个老师。在第一个老师那里,主要用的是内观认知疗法。从13年夏天到14年5月份。大概十个月的时间吧。最开始我们先解决吃药的问题。就是把药物给断除掉。从13年8月底开始,到9月底,我服药是逐渐逐渐减少,到10月初左右,把所以的药物都停了。我从07年开始服药,到这年10月底,从每天将近吃15颗药,到完全停止,只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就做到了。现在想想也是感慨万千啊。也深深为自己当初的坚定所折服。可能是因为不想一辈子服药吧。这个是我选择这条新路的原因之一。这断除药物的过程中间,我也系统学习了这个内观认知疗法。先是练习内观,也就是经行嘛。后来是教我:它就是如此,这个自我暗示的方法。最开始经行也是不好好练习。感觉药停止了就可以痊愈了。结果很快反复,更多的恐惧痛苦来了,没办法,就练习经行吧。这么一练习就是大半年的时间,通过这大半年的时间,通过经行的练习,我明白了觉知是什么,顺其自然是什么,最起码从理论上,从道理上是明白了,不过我陷入了方法的怪圈了。经行一练习,就感觉心理踏实,觉察力也培养起来了,焦虑这些症状也会缓解不少,但是一不练习,就不行了。这难道又是另外一个瘾吗?跟吃药一样吗?难道真的要一辈子练习经行吗?当初想到了,还不如去找个寺庙出家,去慢慢修行算了。

        真正的机缘在14年5月分来临了。带着很多的疑问,我重读邓老师的森田文章,感觉一下子开悟了不少,但在我到底在哪个点上,具体该如何做呢?我又想起了邓老,跟邓老简单接触后,邓老几句话打动了我。“森田是生活的禅法,你通过经行,明白了接纳是什么,其实已经够了,你把经行的练习放下,就真的痊愈了。”我还是不理解。邓老继续解释,“你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马上就要上岸了,难道还有把船背着走吗?”从那之后,我就开始了在邓老处咨询。

        可以说,咨询了一个多月之后,我其实就明白该怎么走了,只是对邓老有依靠,对未来有恐惧,后来我们的咨询一直到15年夏天基本结束。在15年以后,还在邓老处咨询,那在咨询什么呢?谈天说地,聊如何生活,如何做事,如何做人,如何考虑以后的生活了罢。

        在邓老处咨询,是自己改变最最突出,最最核心的时间。我就讲讲发生在期间的两件事情吧。其实恰恰是这两件事情,才最终把自己推向了痊愈。

        第一件事情是发生在14年夏天。那个时候我在广东上班,惠州的惠城区吧,酒店里面。当时是在邓老处聊了。邓老说不用方法了,不练习经行了。我也下了这个决心,就不练习了。可是那段时间的恐惧很强大,不练习怎么办呢?当时上班的时间很长的,每天12个小时吧,一周一天休息。因为焦虑恐惧很强大,每天也吃不下去东西。天气也很热,症状好像比之前任何时候都强大,天啊,那个时候真的不知道如何形容,一来痛苦不堪,二来上班时间长,每晚也是失眠,有的时候刚刚睡着没有多长时间,天就亮了,又继续去上班。就是如此去做了。邓老说黎明之前最黑暗,第一不去抗住这种痛苦,第二还是去生活。我就这么坚持了半年的时间,知道吗?这半年时间是最最痛苦的时间,但是也恰恰是我走出来的关键点。后来还是感激当初自己的坚持跟坚定啊。从那以后就把抗拒的心给淹死了,但是没有彻底淹死,在后来的日子里,反复了大概有一年的时间吧。到现在偶尔还会有焦虑和不安,但是强度很小很小了。回归到正常的水平了。

        第二件事情呢。是在15年年底。那个时候基本痊愈了,大的反复已经没有了,小的还是会有。年底的一件突发事件,让我又陷入了另外一次危机,但是就是这次痛苦的经历,让我最终连反复也没有了。什么事情呢?我慢慢展开。

        15年其实对自己来说是人生的再一次坎坷。年底的时候,父亲因为一场意外,脑出血,躺在医院昏迷不醒。因为家里的条件不是很好,治疗费用又比较高。一方面自己需要工作来养活自己,也要给他钱治疗,另一方面,自己也要去医院伺候他,怎么办呢?我陷入了人生的低谷。当时的情绪也是非常非常抑郁,知道吗,想过自杀,想过为什么自己痊愈了,结果却是这个样子,未来的路在哪里,如何去一个人走,很多很多吧。痛苦不堪啊。但是我怎么做呢?第一,我还是没有去抗拒这种痛苦,虽然太难受,虽然不安抑郁很重,我没有管它,而是让它任意蹂躏自己吧,折磨自己吧,管他妈的,生活都管不了了,还管情绪干嘛。第二,我去医院照顾他,我跟母亲一起,足足两个月的时间,吃饭也就随便吃点吧,瞌睡就随便睡一会儿吧。就这么过来了。可是尽管如此,父亲还是在这年年底去世了。我痛苦万分,对生活失望透顶了。料理丧事是在过小年的时候吧,那段日子的艰难是没有经历过的人永远无法体会的。可就是如此,我没有跟随自己的念头、情绪去走,原因很简单,跟随自己的念头走,情绪走,就是在逃避生活,就是选择了症状,就是选择了更大的痛苦。

        过完年,大概是正月初五吧,我就去广东汕头工作去了。就这么逐渐逐渐地,我反抗的心彻底死了,反复也没有了。在15年春天的时候,我兴奋地告诉邓老师,我明白痊愈是什么了,痊愈不是没有痛苦,而是学会面对生活,跟随生活,听从生活的安排了。

        往事不堪回首,过去的经历、苦难、迷茫常常还是会在自己的脑袋里来回盘旋着。我本来打算在去年年底的时候把自己整个的经历和盘托出,与大家共享,只是感觉为时尚早,体验感悟不足,怕误导大家。而今距离自己改变已经有三年的时间了,痊愈也有一年多的时间了。是时候了,因为时间已经足够长,看问题的深度也够了。加上邓老所倡导的这个“云天家园”,机缘已经足够了。所以,就把自己的经历完整地写出来,也说出来,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吧,也让大家在改变的路上走的稍微顺畅一点点。

                                                                                                                       若水

                                                                                                                     于襄阳

欢迎关注“云天心灵成长家园”,有更多音视频分享。


云天家园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电话:13883828918 微信同步

QQ:344079831